·设为首页·收藏本页·新闻核查

当前位置:斗虎自乐网>要闻>文章



情怀受参照点的影响


时间:2019-10-09 15:41:27 点击:3314

  核心提示:情怀是什么?其实是一个组织的情感认同。个体身处一个组织,成为组织的成员,不仅会和其他成员互动,形成一系列情感纽带,而且在组织的制度和激励机制的引导下,形成某种一致性的行为规范,组织成员会自愿认同这种规...

情怀是什么?其实是一个组织的情感认同。个体身处一个组织,成为组织的成员,不仅会和其他成员互动,形成一系列情感纽带,而且在组织的制度和激励机制的引导下,形成某种一致性的行为规范,组织成员会自愿认同这种规范。以前有个特别火的电视剧《亮剑》,里面有一集李云龙就讲到这种组织认同问题。李云龙说一支队伍就有一支队伍的个性,独立团的个性就是亮剑精神,每个士兵上战场都嗷嗷叫,勇往直前,永不退缩。组织的情感认同会让成员对组织产生依赖,并且深深烙上组织文化的印记。在不同的组织互动中,组织间的身份差异明显,就说明组织的文化起作用了。某个人一看就是某个单位出来的,这说明这个单位建立起了有效的认同机制,成员会认同组织规范,行为自带组织文化印记,一举一动都体现了组织的特征。

从认同的角度看,情怀是成员对组织的归属感和自豪感,而不是对组织的忠诚。忠诚建立在认同基础上。如果成员缺乏对组织规范和文化的认同,就谈不上忠诚。但认同是一种心理机制,受一些特定因素的影响。其中很重要的因素就是参照点。行为和实验经济学的研究表明,人们都是根据参照点来形成判断和决策。对张三来说,同等条件下如果和同行的收入差距太大,同行收入是参照点,张三对照这个参照点,就会感到不公平,这种不公平会激发张三内在的公平偏好,从而会改变张三的行为。一旦张三觉得自己身处不公平的情景中,就会受到公平偏好的激发,寻求对现有情景的改变。也就是说,当参照点激发了张三的公平偏好时,本身就影响到了张三的情感认同。因此,情怀其实是不稳定的,随参照点的改变而改变。

新华社照片,里约热内卢,2018年9月29日

有一次张三去外地进行学术交流,遇到了李四。李四这个人学术上不如张三,但有魄力,能干事,为人义气,现在刚成为某个大学的某个学院的一把手。李四一直很欣赏张三,和张三是多年的朋友,每次开会总是能坐下来喝点小酒,谈天说地,相处愉悦。现在李四主管一个学院,自然就想到了张三。于是在饭桌上就对张三发出了邀请函。李四是真诚的,不仅答应给张三解决住房和家人工作,而且还承诺给张三薪酬翻倍,并给予科研资助,供张三组建自己的团队。这个待遇可以说非常具有诱惑力。李四所在的大学虽然地位不如张三的单位,但只要学校投入持续,且有一群干事的人,学校地位上升也是迟早的事。最关键的是,张三知道李四的为人,也了解李四单位的小环境,非常适合张三这种个性。于是张三口头上答应了李四的邀请。

王乐锦女士未持有公司股份,确认与公司董事会并无不同意见,亦无任何事项须提请公司股东注意。

华住集团与雅诗阁近日在新加坡举行签约仪式,正式宣告全季酒店首家海外直营店将落户新加坡。此家全季酒店将委托雅诗阁管理,位于新加坡核心商圈乌节路。

回到原单位,张三开始找领导提出调动申请。平时张三在单位如同透明的影子一般无人注意。最多开大会的时候,领导会提及张三,说张三这种老实人应该要鼓励。口头鼓励,仅此而已。这次张三突然要提出调动,领导还挺吃惊。开始的时候以为是张三赌气,于是开始口头安抚,各种表扬。几个回合下来,领导发现张三是认真的,就有点着急了。于是几个领导轮流和张三谈心,核心话题就是虽然单位收入低,平时对张三也关照不够,但张三是单位培养起来的人才,在单位也工作了十余年,得要讲点情怀。领导们慷慨陈词,人得有情怀,不能唯利是图,不然都成了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了。张三听着领导们的演讲,又好气又好笑。如果情怀那么重要,为何一个个平时都这么看重名利呢?也没见哪次主动放弃某个荣誉的。

同样的努力水平,同样的成果,同样受学生欢迎,同样具有不错的工作环境和人事氛围,但报酬相差很大。这就意味着其他条件都相同的前提下,仅仅因为单位不同,导致收入可以成倍、甚至几倍差距。这实在不太符合一价律。为何自己的单位收入低?张三自己也很清楚原因。自己的单位是纯理论学科,没有应用学科,也就无法创收。别说MBA、EMBA这些含金量很高的项目了,就连普通的专业硕士项目都不给开设,想着搞点在职研究生项目和培训项目吧,因为学科太理论,鲜有人问津。这样的纯理论学科想通过自己创收来解决职工的收入,不仅荒谬,而且事实上也无法实现。据说单位领导去学校反复谈,也没啥用,因为学校没法搞特殊化。只能怪自己的学科性质了。

好友张三最近很纠结。毕业后就留在单位工作,十余年过去,兢兢业业,发表了不少成果,教学也颇受学生欢迎。张三性格内向,不太喜欢和其他人打交道,更谈不上和领导来往。不过好在成果不少,单位对他也算不错,虽然一些特别的奖励不会想到他,但普通的奖励一样也没落下。单位同事之间相处挺融洽,工作氛围好。张三想来想去,在单位工作都还算顺心,唯一烦恼的是收入低了。和张三教学和科研差不多的同行在其他单位的所得收入至少要高出张三一大截,一开始张三不介意,总是想着至少在单位工作舒心呐,不能总看到钱啊。可是时间久了,经常和同行往来,张三还是有所动摇。

上海,9月23日,郑爽两天穿同一套衣服与爸爸妈妈返沪,一路帽子遮面不愿被拍,不见专车接驾小爽在路边用打车软件叫车超亲民。

国际合作稳步推进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但冥冥中有所呼应似的,罗敏自大学毕业起,长达12年的创业生涯里,尝试和加盟过的数十个项目里,有不少都带着校园场景的基因。

(外代一线)(6)印度中央邦一旅馆倒塌至少9人死亡

当然,也有人会反驳说,张三可以不受外界的扰动。这也是有可能的。问题在于,假设张三可以不顾及单位之外的参照点,从而修正自己的参照点,那么单位内部的参照点需要激励张三能够认同。而要做到这一点,张三现在的单位就得奖惩分明,形成有效的激励约束机制,并能够基于此构建出团队文化。假如这些是能做到的,那么张三至少在单位内部能够感受到公平,那么公平偏好就不会被激发,从而张三的行为就会变得稳定。在张三看来,领导们和自己谈情怀,得有谈的资本。假如领导们自己并没有做到公平对待每个同事,名利之事都不落下,就谈不上和其他人谈情怀。

默克尔的考验之二:安全风险

作者:匿名 来源:斗虎自乐网